就只有夫妻二人和一个负责打扫收拾的贴身丫鬟

小编:每个人看着自己的眼神,都是绿莹莹的凶光! 原本那些使劲儿巴结自己、期许帮衬的菜民们,今天齐齐一反常态,非但没有过来搭讪推销;简直就是有些想要揍人的意思 更加过分的是

 
    每个人看着自己的眼神,都是绿莹莹的凶光!
 
    原本那些使劲儿巴结自己、期许帮衬的菜民们,今天齐齐一反常态,非但没有过来搭讪推销;简直就是有些想要揍人的意思……
 
    更加过分的是,自己拿着银子,居然买不到菜!
 
    “不卖!”
 
    “哦,你问这个?这个不卖!”
 
    “不卖你摆摊干啥?”
 
    “恩,我摆摊是为了看上去有点儿事儿做,实际上是在等着看热闹的,菜要是卖完了,我不就得回去了,哪还有热闹看?!”
 
    “啥热闹?值得你这么期待?!”
 
    “有人快要死了,还会死得惨不堪言,据说是位元帅,这等热闹怎能不等着看。”
 
    这天没法聊了。
 
    还是换一家吧。
 
    “这菜怎么卖?”
 
    “不卖!”
 
    “为啥?”
 
    “高兴!”
 
    高兴?!好强大的理由,那管事没奈何的又换了一家。
 
    “这菜怎么卖?”
 
    “不卖!”
 
    “为啥?”
 
    “不高兴!”
 
    不高兴?还是同样强大的理由,可是高兴不买就算了,不高兴怎么也不买?!
 
    管事有心想要质问,却又强行忍住,一旦自己问了,没准就得被暴打一顿,平日里若是当真放对,自己肯定是不怕的,可是这会……算了还是再换一家吧。
 
    “您这菜……”
 
    “不卖,卖给你了,回家还拿啥喂猪!?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“您这菜……”
 
    “这是给人吃的,你不合适吃……”
 
    诸如此类的回答,一个比一个彪悍,一个比一个具有强烈指向性。
 
    那管事耐着性子问了一圈,好容易有一个禁不住白花花的银子诱惑,想要做笔买卖,可是才刚要伸手接银子,却发现整个菜市场人人都是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手。
 
    无数目光聚焦,鄙视者有之,不屑者有之,怒其不争者亦有之,还有满目怒火欲怼人者更是大有人在,那人的手顿时如同被火烫了一般缩了回来。
 
    从那些人的眼睛里可以看得出来,今天自己只要卖给杨家一棵菜,那么终此一生,自己都休想再在这片地方立足了!
 
    不由得干笑一声,将手缩了回来,道:“我忘记了,今天我这菜吧,不好吃……”
 
    管事大人眼看功成,这货怎地还变了卦,顿时急了:“哪里不好吃?这不跟以前一样么?”
 
    “我主要是怕你介意……”那汉子干笑着:“今天这菜我往里面撒尿了……咳,我儿子还在上面拉屎了……你要是不介意……”
 
    管事登时瞪大眼睛。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二百四十章 这一关,过不去!
 
    呕!
 
    管事差点吐出来。
 
    多洗两遍?!没事?!我去你的吧!
 
    换作往常,有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,早就大耳刮子招呼了过去,但是现在……却是实在不敢。
 
    就算当真呕死也不敢当面发作!
 
    总之这管事前后转了三个市场,愣是没买到一棵青菜!
 
    两手空空往回走,可是这会回去却没有来时轻松,端的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,一共还没走几步就开始搜身,全身各处,所有隐秘地方都不放过;这一关搜完了,走几步又遇上一波,又一轮的搜身,还是全身所有隐秘地方全不放过……
 
    看看有没有携带消息啥的……万一搜查得不仔细,错失了呢?
 
    那些隐秘地方正是夹带的重点搜查目标,绝不容放过!
 
    是以等这位管事重新回到杨府的时候,已经是四更天时分了。
 
    这一路的盘查磋磨,几乎查掉了半条命。
 
    连指甲缝里都查;还有什么地方是查不到的?
 
    还有那啥那啥,菊花残,满身伤,一点不掺虚假!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杨府内院。
 
    杨波涛表面上镇定如恒,实则心中却早已是七上八下,不得半点安稳。
 
    而在他身边围着一圈的,便是利用各种身份混进来的四季楼高手;足足有二十多人。
 
    只是人虽多,却是一片安然,一片平静。
 
    对于这些人来说,眼下的事情,只不过是小事,无论最终成败,都不足道。
 
    然而当前之事对于杨波涛来说,意义却是大不相同的!
 
    杨波涛身为玉唐之人,在玉唐出生长大成家立业建立功勋……一路走到现在,可说是甘苦自知,绝不容易。
 
    不过数日之间,杨波涛赫然发现,自己苦心经营,为之奋斗了一辈子的东西,居然马上就要面临毁灭……而这一切的源头,乃是因为自己当初做下的自以为周密,绝不会有人知道的密事……
 
    此刻的心情,难描难写,无以言表。
 
    尤其是看着四周围这些四季楼的高手们一个个满脸淡然的样子,杨波涛就是气不打一处来:你们当然可以不在意,大不了就离开这里,重归江湖,四海为家——反正那种日子早已经习以为常了。
 
    但是我呢?
 
    有没有人为我想一想过?
 
    “大帅,夫人有请。”一个俏丽的小丫鬟怯生生的走过来。
 
    杨波涛咳嗽一声,道:“夫人可有说是有什么事情么?本帅这边尚有要务须待处理,若无要事,等下再说!”
 
    不知道为何,此刻杨波涛对于自己面对了几十年的枕边人,蓦然生出了一种心慌和不敢面对的感觉,明明公务尽止,百无聊赖,却已不敢明言,不敢面对。
 
    “夫人似是有要事与大帅商量,请大帅尽速过去。”那小丫鬟道。
 
    “告诉夫人,我等下就到。”
 
    杨波涛踱着步子,沉吟了半晌,终于叹口气:“诸位请在这里稍坐片刻,我去去就来。”
 
    一位领头的青衣老者含笑道:“大帅请自便。”
 
    杨波涛点点头,大踏步而去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“夫人找我?”杨波涛亦步亦趋走进了卧室;这里乃是整个杨府中最为私密的空间,平常能够到这房间里来的,就只有夫妻二人和一个负责打扫收拾的贴身丫鬟而已。
 
    但如今这私密的小空间里,在卧榻前面,赫然多出了一张小桌子,上面摆放有四碟小菜,一壶酒,两个酒杯,两副碗筷。
 
    “嗯,今夜不知为何,突然生出兴致,欲与夫君共饮一杯。”杨波涛的夫人乃是官宦之后,大家闺秀,现年虽已年逾四旬,但依然身段窈窕,娇美如花。
 
    杨波涛有妻如此,羡煞旁人可说是等闲事,慰为谈资。
 
    “嗯,不意夫人竟有此雅兴。本帅就与夫人饮上一杯!”杨波涛爽朗的笑了笑,似乎兴致很高的样子,径自一屁股坐下来,闻着菜香味,一脸陶醉:“夫人整治的小菜,真是越来越好吃了……”
 
    “觉得好吃就多吃些。”杨夫人在对面落座,端起酒杯,脉脉秋波看着杨波涛:“夫君,请。”
 
    “夫人请。”
 
    杨波涛哈哈一笑,将手中酒一饮而尽。
 
    他的样子看起来很是欢悦爽朗,比之平日里的威严庄重更多了数分轻松,却是将一切的负面情绪尽数都隐藏了起来。
 
    杨夫人衣袖遮颜,亦将手中的那一杯酒慢慢的喝下去,在喝酒的过程中,眼睛却自一眨也不眨的盯着杨波涛的脸。
 
    “夫人怎地这么看着我?”杨波涛笑道:“可是看我老了?”
 
    杨夫人温柔一笑:“夫君正当壮年,何来言老之说。倒是妾身……昨夜看明月,恍惚间想起,自从妾身嫁入杨家,至今已经二十七年了呢……”
 
    杨波涛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2000tools.com/a/guomincaipiaoguanwangshoujiduan/20180505/2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